telphone
心理资讯
我们如何能帮到您?
长沙: mzyx@mzyxpsy.com
谁能帮到您?
正坤
正坤
职称:资深专家
擅长方向:婚姻危机、情感困惑、青少年心理、厌学、叛逆、亲子关系、家庭治疗、人际关系、抑郁情绪、焦虑情绪、恐怖情绪、强迫行为及思维、职场减压、性心理障碍、成瘾、个人心灵成长(创伤修复) 了解更多>>
田腊云
田腊云
职称:资深专家
擅长方向:对婚恋情感、神经症(焦虑、抑郁、强迫、恐怖)、青少年问题、自我认知、人际关系不良、情绪调节、创伤和危机干预等问题有着丰富的咨询经验。 了解更多>>
banner1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资讯 > 心理案例
心理案例
焦虑动力学弗洛伊德部分研究论述
时间:2017/3/5 来源:长沙明智悦心心理咨询有限公司 打印本文
心理导读:

弗洛伊德从1893年开始关注到焦虑的起源以及它与性刺激、力比多之间的关系的问题。当时,他跟他的好基友弗利斯通信当中就开始关注焦虑这个问题,对于性、力比多的论述,在他的1895年论文《论在神经衰弱中区分出焦虑神经症为一特征症候群的根据》,他区分出焦虑型神经症特征之后,就已经把焦虑神经症从神经衰弱中区分出来。

    弗洛伊德关于焦虑的思想,分为两个时期,一个是力比多转化的时期,另一个是把焦虑看成是对创伤的自动反应的时期,焦虑作为信号,这两个时期跟弗洛伊德关于力比多的思想是有关的。

    1895年,在《论在神经衰弱中区分出焦虑神经症为一特征症候群的根据》这篇文章里面,根据功能主义的代表费希纳提出的恒定性原则,即一定数量的兴奋会保持一个恒定的原则,弗洛伊德提出,性紧张的兴奋的积累会导致焦虑作为一个出入,会直接转化成焦虑。这是弗洛伊德早期的观点。

    1900年《释梦》、1915年《压抑》、1920年《性学三论》,甚至包括1915年《论潜意识》,1917年《精神分析导论》,他都把焦虑当作是力比多转化而来。累积的性的刺激或力比多的累积——累积也是一个压抑——导致力比多转化成焦虑,神经症的焦虑起源于力比多,是力比多的一个转化

   他把焦虑归因于一些特定的病因,比如说,性紧张的积累,还有身体的性刺激的精神工作的缺乏或不足。躯体内部的性紧张的累积或者身体的性刺激,没办法跟性表象群建立联结,身体的性刺激就直接转变成精神力比多,如果不能转变成精神力比多,如果刺激不能被完全控制的话,它就会以焦虑的形式直接延伸到身体层面。

    所以,我们说焦虑跟恐怖症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焦虑往往没有一个相对固定的对象或明确的内容,而且焦虑往往会伴有植物神经工作紊乱的症状,就是弗洛伊德所说的焦虑的身体层面,弗洛伊德认为身体的运动是排解性力比多运动,通过身体运动来排解。

  缺乏精神力比多或精神工作不足,是因为当下发生的应激性。就是说,导致性刺激的累积往往来源于童贞的焦虑、性禁欲的焦虑和性交的突然中断,产生一个直接的、以焦虑的形式直接延伸到身体的层面,发展出一个焦虑的症状。这是弗洛伊德非常早期的观点。

   1926年《抑制、症状与焦虑》当中,弗洛伊德的观点发生一个转变,他认为自我是焦虑的一个实际的所在地,他放弃了早期的观点,焦虑不是被压抑冲动贯注的能量转化,不是从压抑中创造出来的,而是由焦虑启动了压抑的机制,就是反过来了。之前,弗认为焦虑是由它我这个力比多的直接一个转换,而在1926年他的观点发生了改变,认为自我是焦虑的一个场所,自我启动了压抑,焦虑从它我转移到自我当中,到底这个逻辑如何转换的呢?我们继续谈。

在弗洛伊德的视角下,比如说1895年《焦虑型神经症》这篇著作中,他认为现实中的焦虑跟本能的危险是有关的,我们内部的不能减轻的某种性的或力比多的兴奋被焦虑所压倒。而1926年《抑制、症状与焦虑》中,弗洛伊德是这样论述的:当一个外部的危险出现时,有机体会撤回对危险对象的投注,逃离此危险,而主体处理内部危险的方法也是与此类似的。就是说,自我撤回被当作压抑的冲动代表的投注,用这个投注发出危险的信号——焦虑。什么意思呢?

   在之前的第一焦虑模型当中,他认为性刺激的累积直接会转化成焦虑,而焦虑投射到一个固定的对象上,就转化成恐怖症。我们都知道焦虑都是无目的、无固定对象、弥散的、不确定的,而恐怖症会有具体的对象。而弗洛伊德认为,在性刺激累积的过程中,自我会通过撤回对被压抑的冲动的投注,就是对充满能量的内部冲动——它我的冲动,用这个冲动来发出危险的信号,就是焦虑,而自我成为焦虑的实在的所在地,这样就颠覆了他早期理论中关于压抑和焦虑之间的关系。

   在第一焦虑理论中,弗洛伊德认为这是对冲动力量的压抑,对性或力比多的累积的压抑才导致释放了力比多从而转化成焦虑。而在这里,焦虑和压抑的关系就变成了焦虑促使了压抑的产生与逃离冲动运动带来的危险。症状是来源于经压抑作用后的冲动运动。

   尽管存在着压抑,冲动仍然会找到替代,这种替代是消减的,被抑制的,没办法持续、继续成为一个满足。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自我撤回了被压抑的冲动的投注,会发出一个危险的信号,就是焦虑,但是它我的内部冲动并没有消减,它找到了一种替代,就像拉康所说的欲望的移置性,这个替代是一个被消减的,被移置的或者是被抑制的,所以说,正是焦虑发出的危险信号促发了压抑,促发了替代。

   所以弗洛伊德说,焦虑情感和恐怖症的本质并不是来自于压抑的过程,而是来自于实施压抑机制的机构本身,因为焦虑启动了压抑的机制,避免了危险情境。

   这个危险情境,我们要提到1933年《精神分析新论》的第32讲,他把焦虑看成是对创伤的一种直接、自动的反应,焦虑是一种信号。这种自动性的焦虑是由创伤性的情境所决定,自我在面对兴奋积累时体验到一种无助感。所谓的创伤情境,弗洛伊德把它联系到与被爱对象的分离,失去爱的对象,失去他(者)的爱,失去与分离导致不满的欲望的累积,这是一个创伤性情境。

  弗洛伊德在1933年提到,创伤情境的原型就是出生原型,焦虑是对创伤的一个直接的反应,而焦虑是通过作为信号来回避和逃离危险情境。危险情境除了包括上述这些,还包括阉割的恐惧,比如说小男孩在把玩他的小JJ的时候,周围的人过来对他说,“你再玩,我就把它切了”,这样一个阉割的恐惧,也是创伤性的情境,焦虑就是作为信号,让主体避免和回避这样一个创伤性的情境。

   刚才我们提到,焦虑作为一个信号,在弗1895年写的至1950年才出版的《科学心理学大纲》里面写的,以及1905年论《释梦》,还有1915年《论潜意识》里,他都提到焦虑作为一个信号的一个功能。比如说他在《释梦》里面,他认为焦虑时情感限制在一个最小的程度,以及《论潜意识》和1917年《精神分析导论》中,都把焦虑作为一个信号,阻止焦虑进一步发展,都可以发现在1933年在《精神分析新论》里写到的焦虑作为一个信号功能的思路。

    值得一提的是,在1917年《精神分析导论》和1923年的《自我与本我》中,弗洛伊德提到出生是一个巨大的焦虑状态,出生是所有创伤情境的原型。这个观点不知道是他借助于兰克,还是兰克借助于他的,因为《自我与本我》跟兰克的那本书是同一年出版的。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兰克认为所有焦虑发作都是企图发泄出生创伤,完全废弃了俄狄浦斯情结,而弗洛伊德保留了俄狄浦斯情结,他只是把焦虑作为所有神经症的最底层或最地基性的情感的状态,所以拉康也说焦虑是一个最基本的可以确定的情感。

 

                                  

                                  ——转自心理学空间网  作者:张甲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