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phone
搜索
我们如何能帮到您?
长沙: mzyx@mzyxpsy.com
谁能帮到您?
正坤
正坤
职称:资深专家
擅长方向:婚姻危机、情感困惑、青少年心理、厌学、叛逆、亲子关系、家庭治疗、人际关系、抑郁情绪、焦虑情绪、恐怖情绪、强迫行为及思维、职场减压、性心理障碍、成瘾、个人心灵成长(创伤修复) 了解更多>>
田腊云
田腊云
职称:资深专家
擅长方向:对婚恋情感、神经症(焦虑、抑郁、强迫、恐怖)、青少年问题、自我认知、人际关系不良、情绪调节、创伤和危机干预等问题有着丰富的咨询经验。 了解更多>>
banner1
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
搜索:家庭
我的家庭不是由我操控


小陈是一个出生在普通家庭,父亲是一名公务员,母亲是家庭主妇。十岁那年,家里只剩下小陈与母亲相依为命。那段时间,小陈每天早上起来都会留一身的汗,去学校前总要洗个澡,她总觉得可能是夏天来的太早。

虽然在同一屋檐下,小陈几乎很少能见到母亲,大部分时间,小陈都觉得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再后来,生活稳定了点,母亲也找了个稳定的工作,没事时还会在家绣一些十字绣,小陈也会帮助母亲,还会和母亲聊一点学校的事。但母亲更多时候就一个人在屋里绣,在小陈上了高中后,母亲为了照顾好在小陈几乎都在家工作。

高中时,母亲为小陈制定了严格的学习计划,陪伴在小陈身边指导她。小陈也很刻苦,成绩总是在学校排名前列,但小陈从来都是一个人上学、一个人一个小组、一个人回家。因为这些年生意并不好做,母亲头发几乎白了一半。母亲时常责备小陈没有用,什么都帮不了,但小陈不做声,只是待母亲气消了安慰母亲,便又回到房里复习学业。

后来小陈去了大城市读重点大学,母亲很少去联系小陈,而小陈也更多地投入在校园生活,小陈会在要生活费时简单和母亲聊上几句,也只是学习上的事。在小陈靠自己找工作赚取生活费后,通话记录上也看不到那个外地的陌生号码了。

小陈在毕业后回了趟家,把上大学时的东西都带了回去,和母亲说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后,就孤身一人去了其他城市工作,直到结婚后都再没回去过了。

在后来小陈的婚姻家庭中,小陈的孩子早早地离开了家,和她一样很少与家里联系,而每次相处没多久变会发生矛盾、争吵。小陈在有了孩子之后就选择了辞去工作在家带孩子,生活的重心都倾之于此,而小陈认为孩子从没在乎过自己的付出,她只是希望孩子不会是一个人在家,连饭没了都没钱买。而如今孩子有了饭吃,可只是没有小陈的在场。

 

 

    原本要脱离原来家庭的不幸,结果不幸又以同样方式重现在家庭。

在每个人的人生中,如果当有件心理创伤没有修复的话,那你的内心能量将会停止于那一阶段,而停滞不前的内心又会在下一次遇到同样问题时,继续回到当初的问题上。直到最后一生都无法修补内心的创伤,而伤害却一次次发生。

小陈的母亲因为丈夫的去世,内心世界与物质世界的支柱坍塌了,这道伤口在母亲的内心中没有愈合。而之后母亲所以面临的是上至老人下到孩子的整个家庭的负担,对于一个正处于一个悲伤阶段的女人,这困难可想而知。但母亲还在内心创伤未修复就去面对生活的压力,把痛苦压在心底,显然她不会将此忘记。之后,小陈的母亲一直为生活而忙碌,情绪愈发的难以控制,而母亲将内心所有无法忍受的情绪都倾泻在了小陈身上。小陈在母亲严格的压迫下,她选择的顺从,甚至她会自责于自己对母亲不好的想法。但这些想法并不会消失,它是小陈无法越过的坎。

所有堆积在我们体内情绪,如果没办法消化它的话,便会深藏在我们的血肉中,扯动着我们的神经。

小陈的内心有个控制她的“母亲”,而小陈曾对“母亲”有所抗拒,但“母亲”压迫着她无法选择去做自己,因为内疚的情感令她更痛苦。终于,在小陈成为母亲时,她已然完全成为了“母亲”。

    小陈的母亲其实非常没有安全感,她不断去用话语与行为去控制小陈,她害怕着失去,可失去得却越来越多,失去了自己对生活的热爱,以及失去了对女儿的热爱。而小陈深陷于母亲的情感脐带中无法脱离,她未分化出属于自己的独立人格,而选择了认同自己也是“母亲”的身份。虽然自己认同“母亲”,但是与真实母亲的情感联系早已断截。小陈从大学期起就很少主动去联系母亲,工作之后除了会寄钱给母亲外几乎没有其他的交流,因为小陈一直在逃避自己对母亲的情感,最后选择了和母亲不同的城市定居。

但没有从与母亲的情感关系中分化出来的小陈,将自己对母亲的情感与自己的认知最大融合起来了,她像母亲一样被情绪所左右,从以母亲的方式去处理自己的家庭关系。小陈把生活重心都放在在孩子身上。当孩子的自我意识成长后为了脱离这种与家庭的情感联系而选择了离家家并反对着母亲的所有命令,而家庭关系变得更加复杂并难以改变。